代理费1000万的神广告:“这辈子直了”?

各位好,这里是头条哥,最近几天,相信很多人都和我一样看到了一条很有意思的电梯广告,就是下面这个:

代理费1000万的神广告:“这辈子直了”?

开始头条哥只是觉得这条电梯广告有点意思,但万没想到打开小红书,居然还有很多人在讨论这条广告,作为天生招人烦的传播形式,电梯广告很少有正面的评价,这让乐歌的这条广告,多少有些出淤泥而不染。 

代理费1000万的神广告:“这辈子直了”?

代理费1000万的神广告:“这辈子直了”?

广告主文案是“用乐歌升降桌,这辈子直了”,这条双关的广告语将升降桌核心的保护颈椎功能与文化俗语进行了嵌套,也是另外一种形式的文化符号占有。通过不断的重复,能够实现受众对“这辈子值了”和乐歌升降桌的联想。

根据艾瑞咨询2019年数据,中国电梯广告87.9%的受众都是拥有的购买力并开始主导消费市场的新中产白领群体,脊椎、颈椎等相关的问题正是其关注的重要健康问题之一。 

代理费1000万的神广告:“这辈子直了”?

在封闭的电梯环境中,多数人趋向于低头玩手机,而这时电梯屏幕里的一声“直了”,也是一种调整姿态的提醒,能够让电梯广告重新获得注意。

同时,“弯”与“直”在社交媒体上的另外一层含义,也给广告增加了讨论度,属于红制作一贯的套路了。 

代理费1000万的神广告:“这辈子直了”?

令头条哥意外的是,这条广告的代理商居然是几年前业界“重名昭著”的红制作,它也被称为红·电梯广告泥石流·分众传媒好伙伴·洗脑广告新教主·制作。

代理费1000万的神广告:“这辈子直了”?

只提名字各位会感觉有些陌生,但是一提到“想去哪拍……”“找……跟老板谈”“你还单身吗?”这些广告词,是不是DNA动了,没错这些“经典”的电梯广告都是红制作一手操刀制作的。

代理费1000万的神广告:“这辈子直了”?

在一帮观点相左,立场不同的广告人中,只要吐槽红制作,就可以让大家瞬间团结起来。而这条广告,多少让我对红制作的刻板印象有了些许改观。

仔细查找了红制作的有关报道,头条哥发现,从今年开始的广告业寒冬并没有影响到红制作,它依然凭借着自己的方法论,在电梯广告的自留地里混得风生水起,根据媒体的报道看,5年时间里,红制作的代理费从100万涨到了1000万,上涨了10倍。 

红制作的“冲突广告”

谈及本土广告公司,叶茂中是绕不开的一座高峰,他的洗脑广告还在影响着新一代的消费者,他的冲突营销策略仍然是众多广告人的案头书,他的全案策划至今有人津津乐道。红制作,可以说吸取了叶茂中洗脑广告和冲突营销的精华。

代理费1000万的神广告:“这辈子直了”?

“一流的营销制造冲突”,红制作的广告,基本都是在“制造冲突”。其中多以不同人群建立冲突,以此来树立自己产品的独特与差异化。

讲应用的借呗,就用“不打老婆”“不赌博”等强调自己产品的信用调性。

代理费1000万的神广告:“这辈子直了”?

*顺便一提,旁边的唱吧也是红制作出品的

恋爱交友的爱聊APP,就用“你怎么还单身”的灵魂三连问,“扣响”用户的心门。

代理费1000万的神广告:“这辈子直了”?

租衣服的衣二三,就用“聪明女人”和“有钱女人”的对立,传播品牌的功能,顺便夸用户。

代理费1000万的神广告:“这辈子直了”?

*左边的“聪明女人”年轻、时尚、自信;右边的“有钱女人”年龄大、衣着暗、表情刻薄

主要用户为年轻人的猫爪K歌APP,就用“老阿姨”“啤酒肚”“不熬夜”这样的刻板印象来突出自己的年轻属性。

代理费1000万的神广告:“这辈子直了”?

 

代理费1000万的神广告:“这辈子直了”?

红制作的冲突广告,攻击性都极强,在为品牌找到明确的定位之后,其创意就开始放飞自我地制造对立,挑动受众敏感的神经,在一浪高过一浪的骂声中,品牌的定位得以稳固。

红制作,制作自己的广告

面对行业内疾风骤雨的批评,红制作算是保有了一个“初心”,当所有同行在指责其喊麦广告低俗时,红制作的创始人选择坚定站在了广告主一边,宣扬“品味是流量的敌人”,不断强调自己广告带来的实效,结果就是,同行骂得越狠,红制作公司的人设立得越稳,甲方来得越快。

代理费1000万的神广告:“这辈子直了”?

*红制作某次演讲PPT

2017年各家媒体报道红制作时,他们对外宣传的还是预算低于100万的不接,两年之后,这个数字膨胀到了500万,到现在,预算低于1000万,红制作都不干了。

代理费1000万的神广告:“这辈子直了”?

*红制作的两位创始人,左为BOBO,右为岳华平

这个数字,已经让许多挣扎在生死线上的广告公司眼馋了,更别说现在一线咨询公司的年费也就在500万上下,红制作高举着甲方万岁的旗帜,最成功的广告作品,可能就是它自己。

除了电梯广告老本行之外,红制作创始人之一的岳华平也在抖音开了私人账号“金枪大叔”,在广告经营类的垂直领域输出自己的观点,甚至能够直接拉到客户,不过对不很优质的甲方,也会直接拒绝。 

代理费1000万的神广告:“这辈子直了”?

 

岳华平偶尔也会发自己拍摄的广告,但在他的300万认同者中,还是随处可见粉丝们“别投分众”的请求。不知道看到自己粉丝的反对,作何感想?

代理费1000万的神广告:“这辈子直了”?

代理费1000万的神广告:“这辈子直了”?

如果要打比方,红制作就像是广告界里的王晶导演(香港著名导演,以拍烂片赚票房出名,偶尔会用好电影证明自己的实力),它用一种流水线式的方法制作广告,把赚钱挂在嘴边,但当所有人都觉得红制作是烂广告之王时,它又出乎意料地给你做一个像乐歌一样的小精品。 

有人说,只要商业片存在,王晶这种人就一定会存在,以此类推,如果电梯里还有广告,那么红制作就会一直制作下去。 

ps:如果红制作的代理费真如媒体专访所报道的那样,开头乐歌升降桌的“这辈子直了”广告,很可能就是一个价值1000万的创意。

原创文章,作者:wapbaik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apbaike.net/read/7666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