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妖精快要灭绝了 再也难以找到能 ” 修炼成妖 ” 的功力了

今天这一篇,给一个濒危物种—— 国产妖精。 没开玩笑。 回顾去年国产剧时,Sir 发现一年到头,像样的妖精竟然…

今天这一篇,给一个濒危物种——

国产妖精。

没开玩笑。

回顾去年国产剧时,Sir 发现一年到头,像样的妖精竟然找不到一个。

这其中有奇幻题材的遇冷,也可能是 ” 建国后不许成精 “,使妖精的栖息地一再缩小。

但更要命的是——

再也难以找到能 ” 修炼成妖 ” 的功力了。

消失的妖精。

或许正是国产剧的一面照妖镜。

01

妖不胜收

80、90 后的妖精启蒙宝典,要从《西游记》说起。

虽然,是后知后觉的启蒙。

多少人长大了都想抽自己一巴掌,怎么当初就光看见只臭猴子,看不见这么多绝美的姐姐呢?

今天重新看,即使在那个年代粗糙的服饰和妆容下。

每个妖精都美艳非凡,颠倒众人。

(不好意思黑风怪、金角大王、牛魔王们,今天先暂时把你们开除妖籍。)

虽说取经路上九九八十一难,各有各的精彩。

但导演好像一拍到妖精,就特别来劲。

风骚的,老鼠精。

娇俏的,玉面狐狸。

文雅的,杏仙。

当年少的你还在对阻碍师徒西天取经的女妖们咬牙切齿时,平行世界 2021 的你已将流口水的对象从网红脸换成了她们。

这版《西游记》几乎搜罗了当时最顶尖的美女。

Sir 印象最深的,当属取代天竺公主的玉兔精。

在《西游记》美女排名中,它稳坐前五。

玉兔精扮成公主,戴着当时并不常见、闪闪发光的鼻部首饰,掀开串珠面纱,露出娇羞的微笑。

红头小弓箭射中了唐僧,也射中了屏幕前少男少女的心。

不是每个 90 后都能列出臭猴子遇到过的妖怪,但 Sir 敢保证,每个 90 后都能接上 ” 是谁送你来到我身边 ” 的下句。

还得是配着画面的。

竹叶手、勾魂纱、华丽又不厚重的首饰,加上李玲玉的甜嗓和舞姿,少女的俏皮娇羞,合着咖喱味儿的热风,呼呼地扑到唐僧脸上。

《西游记》里几十只女妖,你不会把蜘蛛精认成蝎子精,它们每只都拥有独一无二的辨识度。

这其中,造型功不可没。

就只看蜘蛛精,七个妖精,配套七种颜色。

纱斗篷,印有彩色蛛网;头饰拟蜘蛛,蛛身在正中央,蛛腿张扬着。但看了绝不怖人——初看像花,细看才能品出蜘蛛的形状。

就像蜘蛛精的人物设定,表面热情少女,其实是狠心妖精。

但一个形象的立住,不能只看造型。

故事、氛围、表演缺一不可。

光看个勾引,各妖就不同。

老鼠精,上来就走必杀技,脱衣撒娇,主动上手。

杏仙,” 文化人 “,在树精们营造出的谈诗论道氛围内出场,含羞带笑、暗波流转,它的勾引,是含蓄的。

再看蝎子精,作为西游记里武力值数一数二的妖精,更直接。

我可不是娇滴滴的女王

我有的是力气和手段

人家那都不叫勾引,叫御姐。

蜘蛛精也勾引过唐僧,没什么耐心,好吃好喝的供奉上,不接招就直接翻脸。

一部《西游记》仿佛打开了封印,让妖精倾巢而出。

这不是潘多拉的魔盒。

而是一次人性解放的文艺复兴。

让我们看到长久以来被打入禁区的,那种妖冶、奔放的美——

我是抱着唯美主义的要求,来拍《西游记》的。我努力用美来展现那五光十色的神话世界,而女性是其中最美的。

《西游记》导演杨洁

自此之后,妖精也成为了国产荧幕最后欢迎的角色。

(哪怕有些人嘴上就是不承认。)

02

非人哉?

说妖精,如果 Sir 不提妲己,估计大家也会跟 Sir 翻脸。

《封神榜》这个大 IP,被翻拍的太多了,Sir 有印象的只有三版。

范冰冰版的美艳、温碧霞版的娇媚,但她们更像是人间的妖娆美人。

反而是 1990 年傅艺伟版的妲己,更像妖。(虽然这一版的《封神榜》,整体风格相当 ” 雅典 “)

妲己原本不是妖,只是一个普通的凡间美女。

狐狸精被女娲赋予颠覆殷商的革命任务后附身在她身上,进宫、作孽、吸引纣王不问国事。

温碧霞和范冰冰的版本进宫后受欺负的戏份铺垫过多,看起来反而像凡间美女的黑化。

傅艺伟版的妲己,进宫前就被附身,妖得更纯粹和彻底。

来,Sir 先给大家看看妲己被附身前后的眼神。

眼神一秒从人的鲜活灵动变成了妖的狠戾柔媚。

舞蹈也是,做人时跳的舞,动作轻盈,神态天真。

做妖时,动作从 ” 跳 ” 变成 ” 扭 “,几乎没有一个动作是硬的,极尽妩媚讨好。

而舞蹈,也是塑造 ” 妖精 ” 氛围的一大手段。

妲己进宫后,时不时就用舞蹈讨好纣王,有时也亲自上阵。

朦胧的画面、诡异的配乐,以及伴舞的鬼魅动作,更平添了妖异气氛。

△ 这几段配音乐才更有 feel

温碧霞版的妲己,身上的狐妖属性被唤醒后,挖比干心、把伯邑考做成肉丸子,但始终没有碰自己的亲妹妹和身边忠诚的太监。

即,她的行为逻辑仍然是 ” 人 “,是一个心狠手辣的恶人。

《西游记》里的女妖,十只有八只想和唐僧成亲。

这是动了凡心?

不,它们只是想要唐僧身上的元阳。

唐僧十世处子之身,得到他自愿献出的元阳,就等于获得了通往天庭编制的通行证。

这些妖精,不也像汲汲于功名利禄的世人。

而傅艺伟版妲己,妖得更彻底。

因为她有一套脱离于人类社会的 ” 我妖故我在 “。

所做的一切,都是天性使然。

在殷商即将覆灭时,妲己和她的妖精小姐妹持续喝酒跳舞,不是高兴于任务即将完成,而是忘我的享乐。

△ 高兴到露出了尾巴

到结尾,妲己作为一只狐妖,还在诱惑执刀的刽子手。

它不懂殷商覆灭的意义,也不知道如何分析自己的处境——

它只知道自己想活。

不懂人事,并非说 ta 与人毫无关联。

而是说它处在一种单纯而偏执的状态里,像极了人某种时候执迷不悟的样子。

在 Sir 看来。

大多数关于妖精的故事,都具有” 妖的二象性 “——

既代表人天性解放的需求。

又暗示着欲望能给人带来的危险。

所以妖才会同时拥有美丽与恐怖两种形态。

有的妖精,是为了人们不要贪图美色、见利忘义、做亏心事。

有的妖精则寄托着美好的愿望,它们往往比人类更天真,更热情,更大胆。

比如白素贞、春十三娘、小翠 ……

而处在教条森严、道德沉重的社会中人,是绝没有妖一样的自由去做自己的。

这就是为何唐僧是正面形象,人气却不高。

被人嫌弃啰里八嗦。

法海满口大道理。

但是群众心里却站在妖精白素贞一边。

在这个时候,妖精已经不是为祸人间的妖物,而是代表着被主流权威绞杀的个体自由。

与恐怖片里常见的怪物或厉鬼不同。

妖精最大的特点,是勾引人。

而勾引。

就代表了,你有渴望。

03

妖精告急

在 Sir 看,对妖精生猛的欲与爱,诠释得最好的便是 1993 年的《青蛇》了。

” 欲 ” 自不用说,没有比柔若无骨、黏滑冰凉的蛇更能比喻一个欲望缠身的身体了。

这就体现了演员进行动物模仿的重要性。

《青蛇》里,白素贞和小青化为人形的第一个镜头就是在雨中的耳鬓厮磨。

你说这是人是蛇?

在《青蛇》里,小青的妖气一直比白素贞更重。

白蛇千年修行,身上的动物属性减弱了不少,但即使如此,她不经意间的小习惯,还是能看出来作为蛇的特性。

造型上,是曲折的眉毛和弯曲的头发。

习惯上,是与男人亲热时不自觉的缠绕动作。

但小青,比她更甚,直接瘫倒。

小青表面是个人,但一张嘴,蚊子也吃,老鼠也吃。

看看,这就是不努力修炼的结果。

” 扭啊扭 ” 经典片段,姐姐白素贞能扭着走路,小青就只能半弯着腰 ” 爬行 “。

这,像不像有所警觉之后立起身子的蛇。

如果说人是浑浊的复合物,六欲缠身。

那么妖精,不是没有人性或欲望。

只是它们的感情更像是提纯物。

欲望通常单一,但更直接,也更强烈。

白素贞和小青来到世间寻独属于人类的 ” 情 “,选中许仙时,白素贞真的是一眼爱上吗?

其实也不是,她也是在试,试自己是否真的懂所谓 ” 情 ” 的意义。

对于男人,她懂得很,但情是情,人是人,有时候能完全割开——

也许这只有非人类才能搞明白。

影片结尾,她不顾一切也要救出许仙。

她顿悟了,这种来不及想任何后果的冲动,不就是人类所推崇的 ” 情 “?

此时,她生出人类婴儿,获得了人的体验。

小青呢?

从一个简单的妖进化成一个复杂的妖。

成人?

也不是不能,而是不屑。

还是看眼神。

小青作为修炼 500 年蛇妖的眼神,是清澈懵懂的。

对世界的好奇,洋溢在整张脸上。

它的第一次眼神变化是在看姐姐与老实人缠绵时。

眼神忽然凌厉,抬眼看向斜上方,像是下了什么决心。

这是它第一次有了自主想做人的愿望。

第二次,在与法海 ” 斗法 “,乱了他定力之后。

小青得意,以为自已赢定。

它学会故意惹白素贞生气,学会讨好、争风吃醋。

人的情绪,它又学了一层。

然后,小青在看到已出家的许仙后,学会了痛苦。

从懵懂到看清人情真相后的失望,张曼玉用一滴泪就演绎明白了。

最后,白素贞死于雷峰塔下,水漫金山,生灵涂炭,小青一刀刺死许仙。

眼睛里,再也没有当初的好奇与清澈。

你说,现在的小青,是人还是妖?

另一个奢求人类真爱的,是《画皮》里的小唯。

电影虽然一般,但周迅的表演足够出彩。

小唯,狐狸精,古灵精怪,连发型都是两只可爱的耳朵,灵动可爱。

妖爱上人的眼神什么样?

周迅说,是家里小狗见到她的第一个眼神。

周迅演妖的方式是,把某一种情感提纯出来,让它占据整个灵魂。

能通人性,但又比人单纯得多。

纯到让人觉得蹊跷与迷惑。

妖诱惑人时什么样?

睁着懵懂的大眼睛、大露双腿,纯与欲在一只小动物一样的脸上和谐地存在。

小唯的妖气,来源于它的无知和执拗。

Sir 最后一个印象深刻的妖,是《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里巩俐饰演的白骨精。

影片里,它说话虚浮,够狠辣,女王范儿十足。

一个视觉上并无太大冲击力的吸花精气的镜头,却能给人以最大的恐怖。

再之后,妖精都去哪了呢?

不是没拍。

是没人能当上妖精了。

因为要演妖精,必须得沾上人味,而且是很纯、很浓的那种。

没人味,也注定演不好妖精。

虽然国产剧继续试图炮制出妖冶妩媚的妖精形象,但几乎都回避了妖精身上,本该有的极致欲望。

要么是把妖精拍成卡通化

只需要演员做单线条的表演,像是儿童节目里的小动物一样,扮扮可爱就行。

要么是仙化

当然,也有美的、可爱的。

美到十级磨皮,鼻孔都被当做瑕疵磨没。

△ 新版《新白娘子传奇》

在眼神里,你看不到情感与欲望。

只有仙侠玄幻女主一般的冷淡清纯,无欲无求。

△《天乩之白蛇传说》

说白了。

无论是卡通化,还是仙化。

都是迎合了没有内在逻辑与情感的剧本。

和没有层次的演技——只需你配合摄影师,拍一套仙女风的影楼艺术照就行了。

今天,或许你可以用网红脸的模版,制造出一个美女。

也可以用流量演员,在各种包装的加持下,翻新一个经典 IP。

但一到了妖精身上。

所有的魅影,都被打回了原型。

没妖气。

本质上还是因为没人味。

没有了真实的情欲,也没有了爱情的沉迷与痛苦。

空剩下一张张人形的皮囊。

一戳。

哦,漏气了。

关于作者: wapbaike

关注你所关注的娱乐事 在百科读懂娱乐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