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阔小姐遇上大明星,说说吴建豪那桩不欢而散的陈年婚事

昨天我们聊到狮城名媛林慧俐(Kim Lim)闪婚闪离的婚事,其实狮城名媛里这种短暂的婚事还挺多了,最有名的就是…

昨天我们聊到狮城名媛林慧俐(Kim Lim)闪婚闪离的婚事,其实狮城名媛里这种短暂的婚事还挺多了,最有名的就是F4吴建豪和他前妻,同样也是狮城名媛的石贞善那浩浩荡荡的恩怨十几载了。

▲一个颜值标青的阔小姐,一个名扬四海的男明星,起于相爱,却终于撕叉,真叫人唏嘘感叹情感的易碎和易变……

关于吴石婚事,大家普遍是从吴建豪这边的角度解读的,毕竟他更有名,除了知道这位石小姐是阔小姐之后,大家对于石贞善本人还是她的弟弟石正祥(Elroy Cheo)都是一知半解。

今天就让我们来聊聊这个可以说是狮城颜值最高的新加坡富商家庭的各种有趣细节。

▲ 从左到右:二弟石正祥(Elroy Cheo),母亲(Pauline Cheo),父亲,姐姐石贞善(Arissa Cheo)和三弟(Hubert Cheo),话说,石妈妈真是厉害啊,这身材这风度,飚爽啊。

新加坡地方不大,中产以上的家庭都知根知底,母亲Pauline年轻是一等一的美人,出身良好,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富贵的气质。

看夫妻两带着当时还小的石贞善和弟弟Elroy一身礼服出席亲戚的婚礼,就能感受到大家族的讲究。

▲ 那时三弟Hubert还在妈妈的肚子里。

▲ 待到姐弟三人渐渐长大,石贞善已经出落得十分标致出挑了。

▲ 在一众同学里,从五官长相到身高身材,她似乎永远都是最引人注目的。

但他们家被最多人夸的是二弟Elroy,大概跟他既是萧亚轩又是孟佳的前男友有关。

2014年,在和柯震东分手后,萧亚轩和Elroy走到了一起,据说两人正是在姐姐石贞善和吴建豪的婚礼上相识的。

▲ 可当时参加婚礼的他身边还是澳洲模特女友Annelise,至少左图的时间点来看直到14年4月姐姐石贞善都不知道弟弟跟这位外国女友分了手还结交了自己的好友当新欢。

▲ 紧接着6月,Elroy就和萧亚轩亲密地出现在了大合照里,同框的还有何超莲。

恋情曝光后,Elroy的ins涌进了一大票萧亚轩粉丝的留言,又在他两分手后悉数退散了。

▲19年5月,孟佳和他公布了新恋情,但也就持续了一年多。

▲ 目测最近又有了新欢,依旧是大美女。

Elroy可以说是以帅行走天下,随便找一张ins照片下面的留言都在夸他:

▲ 标注的一个是香港女星陈静,一个是之前聊过的蔡姐Jamie Chua的女儿Calista。

▲ 但Elroy都这么帅了竟然还不如他爸年轻时候(右图)长得精致,可以想见基因到底从何而来。

▲ 回看他爸妈结婚时的照片,绝对称得上是郎才女貌了。

三弟Hubert则常自嘲自己是全家颜值最低的:

▲ 看两兄弟小时候合影背景里的大奔就知道家境不俗。

▲ Hubert不像姐姐哥哥们常被媒体关注,他14年从加州州立大学北岭分校毕业后就留在了美国工作。

▲ 所以全家的合照里常常少了三弟一人,妈妈的衣品也是没得说啊,身上的白T让我一下子想起了我们出的那款箱型白T,清爽好看,大家可以学着这样搭啊……

▲ 8月25日他在ins宣布要离开生活了14年的美国,永久地返回新加坡居住了。

▲ 这几天又从新加坡飞回美国收拾打包行李了。

两个弟弟聊完,让我们开始重点看看她爸。

但凡聊到石贞善的背景,国内外媒体都喜欢称她爸为棕榈油大王,手持几十亿帝国。

▲ 她也晒过她爸自己开着敞篷劳斯莱斯兜风的照片。

不过鉴于她从没有透露过家人姓甚名谁,所以能查到的资料甚至包括维基百科都把她爸的名字写作Cheo Tong Choon:

只要有人肯细查下就知道这个名字并不是她爸。

▲ 这位掌控着棕榈油公司Mewah国际的Cheo Tong Choon,在新加坡富豪榜上也是有一席之地的,他们家族在2014年新加坡前50位福布斯富豪榜单上位列第49。

▲ 但不管是杂志封面还是网上的Cheo Tong Choon,显然跟石贞善的爸不是一个人啊。

上图这位Cheo Tong Choon,医生出身,毕业于加拿大的萨斯喀彻温大学,之后回新加坡继承了父亲Cheo Peng Hong在上世纪50年代创立的Mewah International(美华国际),还把企业越做越大,业务分布世界各地。所以到今天,美华集团其实算是他们石家传承三代的家族企业。

▲ 从美华公司的年报包括一篇中文报道里都可能发现这位Cheo Tong Choon的女儿叫石慧宁(Michelle Cheo),已经接班企业做了CEO。

▲ 父女俩还一起在开工仪式上同框过。

虽然这位发际线后移的医生并不是石贞善的爸,但她家跟这个美华集团的石家肯定是密不可分的。

▲ 比如在石贞善的ins照片里找到她儿时合照的小伙伴,有一位就是Cheo Tong Choon的二女儿Bianca,还有一位哥哥MingYou也出现在美华集团的股东列表里,MingYou的爸爸也在股东之列是Cheo Tiong Heng。从右图的美华集团的股东列表不难发现这是家以Cheo家为首的家族企业,大部分家族成员占据主要股份,但不管是石贞善本人还是她的两个弟弟在公司里并没有名字提及。

至于石贞善的爸到底是谁,应该是这位常被误传的Cheo Tong Choon的亲戚(也许是弟弟)Cheo Seng Jin。

▲ 他之前在美华负责市场营销,2011年退休辞去了执行董事职务。

▲ 他还从2003年起自己开创了一家新公司叫Nature International,也是进行食用油和相关农产品的销售。

至于为什么确定这位才应该是石贞善的爸爸,因为他和两个儿子都有业务相关的联系。

▲ 2015年,他跟石正祥(Elroy)在上海开了一家叫丰石的公司。

▲ 又跟小儿子Cheo Zheng Chang(也就是Hubert)在美国开了家经营本公司衍生业务的企业,在一个被告侵权官司里找到父子俩作为被告一同出现的名字。

由此可知,石贞善的背景虽不如媒体夸大的是百亿千金,她爸也不是美华的话事人,但他们家绝对算是标准的有钱人了。

▲ 她爸自己包括所在公司都在美华拥有股份。

▲ 而他们在新加坡的豪宅规模也绝对称得上标准富商。

▲ 门口停放着各种豪车。

▲ 她自己的房间更是摆放着琳琅满目的包和鞋,看得出来她真的很爱紫色。

说完背景来聊聊石贞善本人,还有她跟吴建豪这纠缠十几年的爱恨故事。

石贞善,1982年7月30日出生,早年来用艺名姚之宁来台湾发展拍过两部剧,《吐司男之吻2》和《甜柠檬之恋》。

▲ 这是2004年的《吐司男之吻2》,因为年代久远,能找到的图太糊,还是能出哪个是她的吧?左起第二。

▲ 2006年她还出演了吴建豪的MV《我的王国》。

很多人都认为这个MV是他们的定情之作,但其实那时他们已经定情许久了。

▲ 在他两婚后一篇难得的夫妻采访里,吴建豪说自己跟石贞善认识是在2004年洛杉矶的朋友聚会上,他对她一见钟情。

那时的吴建豪其实已经因为流星花园红遍大江南北了,而在石贞善和当时的男友分手后,两人顺理成章地走到了一起。不过台北和洛杉矶分隔两地的异地恋并没有持续太久,他们中间分分合合了好多次。

▲ 过程中的分开可能因为彼此处理感情的不成熟,也有事后石贞善说“男方太花心”的关系在。

2008年石贞善从南加州大学毕业后,两人再续前缘。2010年,被媒体拍到两人牵手逛街,事后吴建豪明确表示双方以结婚为前提在认真交往。

虽然这段感情最后留在大众记忆里的又是男方“不行”又是女方“爱玩”,但细看过往的照片,他们绝对是真切爱过的。从2011年开始,两人的感情生活大概可以分为:恋爱稳定、婚姻甜蜜、相互僵持、分道扬镳四个阶段。

恋爱稳定

这个时期,皆是甜蜜。她的ins里常常会看到他的踪影,晒他过去的旧照:

晒写满甜言蜜语的拍立得:

带他跟朋友还有父母家人合照:

为他庆生,他夸这是有史以来最棒的蛋糕:

还有两人的各种甜蜜合照:

就连手机壳也是吴建豪的八块腹肌:

▲ 注意看她左手无名指的钻戒,其实就是吴建豪的求婚戒指。

婚姻甜蜜

13年8月吴建豪对外宣布了婚讯。

▲ 其实早在12年12月,他就已经在石贞善家求婚成功了。

▲ 13年6月他新专辑里的《小婚礼》被认为是准备结婚的预告曲。

▲ 8月13日,吴建豪在微博正式宣布自己已于8月9日跟石贞善提出了结婚申请,而配的这个合照还是女方自己PS的童年照,有爱人有狗狗。

▲ 这张照一直都放在石贞善家中的妆台上。

11月7日两人在新加坡顺利登记,然后飞往洛杉矶举行婚礼。婚礼举办场所位于加州Newport海滩的鹈鹕山(Pelican Hill)度假村,是一家五星级酒店,准备十分到位。

▲ 除了石家的亲友,还有吴建豪自己的美国亲友、台湾地区的好友都被邀请到场,食宿机票则统统由新人买单。

▲ 婚庆布置得很用心,不仅有印有双方名字的菜单(图左),还有讲述两人爱情故事的魔法书(图右)。

▲ 这个名叫童话蒙太奇的婚礼册子,里面有两人的童年照片贴画,还有圣经摘录和婚纱照,做得可谓相当用心,颇有王子与公主终成眷属的感觉。

▲ 婚鞋是必不可少的Christian Louboutin。

婚礼当天,不同于一般新娘由父亲搀扶,石贞善是由父母携手陪伴一同走向新郎的。

▲ 下面这张照片至今还在他们家客厅的照片墙上放着。

▲ 浪漫的蕾丝白纱,甜蜜亲吻,两人当下的幸福显而易见。

▲ 吴建豪还动情地表示对方是能陪他跳舞跳到最后的人。

▲ 至今他的ins还保留着这张石贞善所拍的照片。

2014年1月,两人在新加坡瑞吉酒店举办了第二场婚礼。

▲ 看有哪几位熟脸,洪天祥、房祖名、言承旭、王力宏。

常有爆料说吴建豪因为“婚前守贞”,婚后暴露了某方面的表现不尽如人意才导致两人离婚,甚至有所谓“专家”言之凿凿地跳出来表示过度健身影响性能力等等。这些显然是外界对他们婚姻生活窥视后的编造,至少从ins的照片来看,他们婚后起码有过一整年的恩爱时光。

因为石贞善爱旅游,两人光蜜月旅行就起码去了三趟不同地方。

▲ 宣布结婚前的7月,她就为吴建豪能陪她去非洲旅行而开心万分。

▲ 办完美国婚礼后,两人去了普吉岛。

▲ 14年1月和2月去了两次马尔代夫不同的岛。

▲ 7月同游东京。

▲ 整个9月中到10月初,两人更是去欧洲玩了将近1个月。

那时的他们好甜,7月底8月初,双方更是为彼此筹划了盛大地生日派对,其实他们两的生日只差了8天。

▲ 吴建豪为太太准备的生日宴包括了她最爱的紫色和独角兽元素。

▲ 这张图里除了石贞善的妈妈,还有萧亚轩、杨秀蓉、程颖婕、林恬儿、林心儿、姚凤凤(吴建豪同母异父的妹妹)。程颖婕(石贞善右手边第一位)曾经还疑似介入柯震东和萧亚轩之间。

▲ 一周后,她也为他邀请来了一票朋友参加他的生日派对。

▲ 她为台北新家快要完工而喜笑颜开。

▲ 新家大功告成的照片里出现了吴建豪的半张脸。

▲ 11月,她还在ins发布了两人的结婚照片,庆祝1周年。

怎知迈入12月,双方关系不知为何突然整个急转直下。

相互僵持

就在发出新家照片没多久的圣诞期间,石贞善在ins发了句“Fucking Christmas”。

▲ 而后被男方粉丝劝说删掉,表示这会影响到吴建豪的信仰。结果她回粉丝说,不要相信网上看到的所谓假的信仰。随即,吴建豪留言英文“小心你的舌头”之后秒删。

这场骂战一时掀起千层浪,各界媒体揣测纷纷,1个月后吴建豪发出一张接吻照示意闹剧收场。

▲ 但细心的人发现其实当时的吴建豪早已剪了短发,这图里的长发分明是旧照。

不管怎么说,两人看上去和好如初了一下子。

▲ 4月两人最后一次被拍到同框是参加吴建豪姐姐的婚礼。

▲ 那时石贞善还发过台北家中的摆件,清晰地看到两人的各种合照以及“put love first”、“love you to the moon and back”的宣言。

结果1个月后,双方又开始了在ins的隔空对话:

▲ 石贞善放出哭泣的照片抱怨自己不是男人,不那么勇敢坚强。(图源:东森新闻云)

▲ 之后又说自己遭遇情感虐待,连两人的生日都不再一起过了。

▲ 10月底,她再次表示自己不信任男人。

频繁的放话并没有让双方关系好转,反而因为她坐友人大腿的亲密合照引起了吴建豪粉丝以及不明群众的攻击,背负了“出轨”的骂名。

▲ 事后这张照片被删除,石贞善也解释了她跟王怡凯是多年朋友,不过没办法,嫁给明星就代表她的一言一行都被摆在聚光灯下无限放大。

▲ 14年6月她和王怡凯的合照已经被好事者拿来做文章了。

▲ 要说,她跟王怡凯真的是多年交情了,王怡凯还是萧亚轩的前男友王阳明的表弟。之前她搂着王怡凯拍照的ins,吴建豪还点过赞,明明正主都知道双方就是老友,却被粉丝脑补了出轨桥段,石贞善的不爽可想而知。

▲ 16年初,她转发了Paulo Coelho的短文,意在表示要重新开始。

分道扬镳

新加坡的法律规定,夫妻结婚三年后才能提出离婚申请,并且要满足已经分居3年的条件,如果一方不同意,还得达到分居4年的标准。这也是两人为何迟迟没有离婚的原因。虽然从15年开始就貌合神离,但直到18年吴建豪才主动寄出两封离婚协议书。

▲ 这两封协议书石贞善都退回了,相信当时的她仍对双方的关系抱持希望,以为还跟过去分手一样又能和好如初。

▲ 但眼见着吴建豪执意要分开,18年底,石贞善彻底放手答应离婚,也没有要任何赡养费,纯粹觉得伤透了心。

虽然吴建豪的粉丝常数落女方太爱夜生活,还时不时在社交网站发些照片和惹人遐想的话语搞得媒体乱写,但爱情最后变了样肯定不是一方的问题。

▲ 这段石贞善密友爆料的话,其实也算是有据可查。

婚前吴建豪常常出现在石贞善新加坡的家和父母弟弟们合照:

甚至还带着妹妹姚凤凤和一帮石家亲戚聚餐:

但婚后女方ins呈现的似乎都是她一直在他们台北的家中等待。

▲ 15年6月,她的ins说自己又在等待。

至于粉丝和媒体常攻击她说频繁爱出入夜店和一帮“狐朋狗友”玩,她表示纯粹是因为她在台湾等不到丈夫回家,又没有家人在身边,除了遛狗外,只能去夜店和朋友消遣。

▲ 比如被目击和弟弟Elroy还有柯震东这两位萧亚轩的前男友一起夜蒲。

▲ 去夜店玩并不代表出轨啊,可惜媒体看热闹不嫌事大,总给这段关系冠上“出轨”“给吴建豪戴绿帽”的字眼。

这段分分合合十几年的关系最后变成这样,跟媒体在旁一直加油添醋脱不了关系。而石贞善在社交网络发的那些抱怨都像极了是恋爱里的小女孩,努力想要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可惜对方毫无回应,她的情绪得不到缓解更想要宣泄,再度引来媒体的一通乱写,搞得最后心灰意冷。

至少从石贞善没有删掉的那些照片来看,她绝对是真真切切爱过的,在她自己新加坡家中房间的摆设,从13年到15年放的都是满满当当与吴建豪的合照:

细看里面有张粉紫相框的两人合照:

▲ 一直到16年初仍在其中。

▲ 16年,尽管吴建豪缺席了家庭的跨年聚会,两人结婚时的婚纱照还赫然摆在客厅的背景墙上(橘圈里)。

▲ 但现在再看,这些过去爱的痕迹已经被清除一空了。

从2004年相识,到2018年才结束,这段十四年的漫长恋爱还是让人很感叹的。

离离合合这么多次,终于走到一起,谁知道只有一年的恩爱时光,最后竟然走到分道扬镳的地步,除了前文提到粉丝谩骂攻击和媒体添油加醋外,当然还有他们自身的原因在,我们作为外人只能简单根据现有资料揣测一二。

一可能是双方家庭背景的悬殊。

虽然吴建豪是大明星,但他的原生家庭实在是有够狗血。

▲ 1978年出生在美国加州的吴建豪,父母很早就离婚了。

▲ 他妈妈生了他大姐二姐跟他后又改嫁生下了同母异父的弟弟Geoffrey Yao和妹妹姚凤凤,全家二姐负责他的演艺事务,弟弟之前则是他的助理,妹妹也曾借助他的影响力尝试进入演艺圈。

▲ 看他弟弟晒出的照片,继父和他妈妈的保养程度简直天差万别啊。

▲ 而他的生父吴家麒曾因为在台湾的非法吸金案潜逃到美国长达20年之久,直到09年20年期满,才返回台湾探望已经走红的儿子。虽然是通缉犯,但据说吴父在洛杉矶的华人圈很吃得开,他曾担任边境保护局(CBP)的官员,直到2012年离职后又开设了移民公司,结果16年他又入狱了。

▲ 因为向打算申请绿卡或者公民身份者收钱并把非法所得拿来贿赂移民局官员而被以5项贿赂和一项串谋罪控诉,遭到了美国洛杉矶联邦地区法院判刑37个月。

坑儿子的不止他爸一人。08年,吴建豪的母亲姚咪咪和继父也打着他的旗号在美国开设美容院吸金,害得吴建豪被控欺诈。

当记者询问他会否觉得被父母拖累时,他反倒觉得是自己的名气才害得被大肆报道,实在是够“孝”。

▲ 他的经纪人还表示吴建豪对母亲十分孝顺,赚的钱也都会交给母亲,但对于母亲的具体生意内容并不清楚。

看他ins晒出的照片和母亲感情十分要好。

虽然吴建豪当年绝对算是大明星了,但他走红的时间不长,在跟石贞善结婚时,还是常被媒体用“高攀”“娶豪妻”等字眼形容。其实早从石贞善和吴建豪宣布结婚之初就流传过岳父看不上这个女婿的新闻。

▲ 不过细看那时的ins,他们相处融洽,他挽着岳父岳母的手宛若和谐的一家人。

▲ 婚前还曾陪着女方一家来杭州旅游。

两人婚后接受采访时石贞善还专门解释过,父亲起初的担心是出于对明星身份的不确定,但在接触吴建豪后觉得是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 这段看起来有点冠冕堂皇的话,其实还是能看出石贞善父亲的用心良苦。这段话里的重点在于,父亲希望她找的是一个可以在精神上和经济上照顾她的人,这也是最后石贞善和吴建豪没能走下去的原因所在。

二可能是石贞善父母本身的感情很好,导致她对婚姻的期待很高。

▲ 她一直以父母的婚姻为榜样。

▲ 石父石母的生日只差了5天,性格相近,恩爱了大半辈子。

猜测她也曾根深蒂固地相信自己跟生日只差8天,同是狮子座的吴建豪是命中注定的伴侣,所以就算分分合合也不舍得放手。

▲ 她甚至连结婚纪念日都安排在了跟父母的同一天,就是希冀着两人拥有同样恩爱三十余载的甜蜜婚姻。

但父母的美满爱情终究难以被复制,吴建豪不是她爸,她也没办法用父亲的标准来要求另一半。

▲ 她爸对帮她妈拎包的这件事乐在其中。

▲ 反观吴建豪呢,在拎包照里的表情和评论里说的话显然是不那么情愿的。

三也是最根本的还是两人沟通的缺失以及在经济和精神上的不统一。

就像上文说的,石贞善父亲希望女儿找的另一半能在经济和精神上照顾她,他自己也是这么身体力行的,吴建豪不是石爸爸,职业和经历都不一样,首先在经济上他就没有照顾到石贞善,石经常自掏腰包陪吴工作,但站在流量明星的角度,富家女自掏腰包陪自己这不是常有的事么……

▲ 这也是为什么石贞善的友人会把“让女方自掏腰包买机票陪男方工作”当作离婚的五大罪状之一来细数,因为这跟父亲强调的经济照顾背道而驰。

撇开双方家庭财富实力的悬殊不说,单从个体来讲,作为富三代的石贞善习惯了富豪家庭以渡假为主的生活模式。

虽然她手上也有自己经营的服饰品牌,也算是网红、KOL,但时间和工作量比起当明星苦哈哈的要拍戏挣钱的吴建豪来讲还是自由太多了,她可以过跟富家小姐妹们一起今天去欧洲明天去海岛的度假人生。

但吴建豪不行,他需要工作需要赚钱养家,不管现在的他是否还跟过去一样要把赚的收入悉数上交给母亲,但他的原生家庭决定了不可能跟女方一样放肆享乐。

虽然两人婚后光度蜜月就去了起码三趟,但到处旅游不是普遍人的长久之计,他在很多层面上是需要以工作为先的,这就使得他不得不冷落女方的某些需求,也许就在这个过程中让女方感受到了婚前婚后的落差。

男人在婚前,是追求者的身份,但结婚之后,他会用妻子的身份要求对方,平常出身的他的显然用了平民妻子的要求套在阔小姐身上,他会觉得男的在外面挣钱,女的就应该在家里,但显然,做惯了阔小姐的石贞善完全没有意识到不同家庭之间的意识有这样巨大的差别。

在女方看来,老公对自己的一系列情感沟通要求视若无睹,即便她在社交媒体再三发文索取回应依旧无动于衷,任由粉丝或者媒体捏造她出轨、爱玩的各种新闻,不护妻也不解释,搞得双方不成熟地只能通过网络隔空对话,闹得不可开交,再无转圜余地。

回看两人在婚后接受采访时说的话,吴建豪表示因为信教自己变成了更好的人,更具道德和价值观;而石贞善说自己变得不再那么情绪化而多多奉献。

随着两人的婚姻以离婚收场,这些说好已经改变的本性似乎都没有变。

女方抱怨男方婚后继续跟女生暧昧,而她自己的情绪化看上去也丝毫未减。

阔小姐遇上大明星,原本是偶像剧里才有的故事,前半段闪闪发光,但没有想到的,烂尾成这样。

因为出身的不同,大家对于婚姻的期待不一样,而身为阔小姐和明星的双方又不肯为对方有任何的改变,这段清浅的婚姻就这样尴尬结束了——事实上,大部分年轻人的短暂婚姻都是这样结束的。

离婚后的石贞善过得倒也不错。

▲ 有父母弟弟的爱。

▲ 又把在台湾和吴建豪一起养的两只狗接到了新加坡自己身边。

▲ 保持健身,维持良好身材。

▲ 继续经营着自己的服装品牌。

▲ 近阶段还开始学习绘画,还为各位好姐妹都画了画像。

离开了吴建豪,终于没人再去她的评论下面指指点点,也没有媒体跟在后面咬文嚼字分析她发的每句话是否有潜在深意了,多了份自由也多了份惬意,

谢安琪有一首歌叫《喜贴街》,唱活了这种感觉。

“忘掉砌过的沙 / 回忆的堡垒 刹那已倒下

面对这浮起的荒土你注定学会潇洒

阶砖不会拒绝磨蚀 / 窗花不可幽禁落霞

有感情就会一生一世吗?又再婉惜有用吗?”

是啊,内心的伤疤总会结痂,一段感情带来过欢乐,同样也会带来痛苦,如果最后我们可以在这痛苦里领悟到什么,让我们重新出发的时候内心多一份淡定和潇洒,那末,也算没有白白受苦吧。

▲受过的伤,流过的泪,都是人生必经的过程,在伤害里自我检醒,真正成长,是我们对自己做的最好选择。

关于作者: wapbaike

关注你所关注的娱乐事 在百科读懂娱乐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