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砸钱抢时间,小鹏“不敢跑太快”,造车新势力快慢之间难取舍

232

小鹏汽车终于要向用户交车了。为了这一天,何小鹏准备了足足4年。

11月16日,小鹏汽车携旗下首款上市车型小鹏G3亮相广州车展,并宣布首款量产车将于今年12月12日正式上市。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在车展现场宣布,该品牌的目标是“做中国智能化汽车第一名”。

蔚来砸钱抢时间,小鹏“不敢跑太快”,造车新势力快慢之间难取舍


也是在同一天,何小鹏在个人微博发布了给所有“鹏友”的一封信,阐释自己对“快慢之道”的理解。他在信中写道:“希望大家拿到钥匙的那一刻,觉得这场等待是值得的。”

汽车制造“慢就是快”

“明明跑在前面,却起个大早赶个晚集”,何小鹏在公开信中如是总结外界对小鹏汽车的质疑。

2017年10月,实现小批量下线的小鹏1.0在造车新势力中率先进入工信部新能源车型目录。今年3月21日,这款车获得造车新势力首张新能源牌照。但何小鹏选择了“一条很苦、但很稳健的道路”——这个车型只生产1000辆,而且不对外公开销售,只交付给内部员工和一些参与体验的“极客用户”。如今,蔚来ES8已进入产能爬坡阶段,车和家的理想智造ONE也启动了新车预订,原本冲在最前面的小鹏汽车已然落后。

在争相立下Flag、信奉“唯快不破”的创业圈里,这样的选择无疑让人有些困惑。对此,何小鹏给出的答案只有一句话:“你们的期待和这个行业的复杂,让我们不敢跑得太快。”

对于蔚来汽车“砸钱买时间”的快跑模式,何小鹏也不认同。

今年8月5日,蔚来深圳中心开业时,蔚来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可以和何小鹏打一个赌,在年底前,不用到12月31日,蔚来肯定能做到交付1万辆。谁输了,就输对方一辆蔚来ES8或一辆小鹏汽车。”

次日,何小鹏在朋友圈接下了这个赌约,并信心十足地表示“谢谢蔚来能够慷慨的送一部ES8”。

但他也承认,“蔚来汽车是新造车势力中第一个对大众交付的,在前面的肯定是最艰难的,不过我一致认为规模交付比产品发布的难度要大好几倍。虽然蔚来和小鹏都在努力一步一步地向着这个目标迈进,但是需要的时间、资金和难度真的比我之前设想的最难还要难得多。”

在全职投入造车前,他一直认为造出车和交付车,核心难度是造出车,后来才发现,造出车、成规模地造出好车、成规模的销售和交付是三个非常大的台阶,每个台阶都有不同的挑战。对于造车“菜鸟”来说,整车交付意味着整车品质的从0到1,企业体系的从0到1,销售售后服务的从0到1。

“这是一家新公司、一个新品牌生命中的惊险一跳,是非常艰难的。”何小鹏确定,自己几乎没有犯错的机会,一旦出了状况,就可能不会有第二次出牌的机会。既然试错成本高,不如索性慢下来,苦练内功,提升自己的硬实力。

而在这整个过程中,产品是“1”,其他都是“0”。造车的复杂性导致这个“1”非常难做好。特斯拉从建立到第一款车Roadster面世,花了4年时间,又经过4年的雕琢才有了Model S。他也宁愿慢跑,扎扎实实地做好第一款产品。

何小鹏此前曾承诺,在真正量产交付前才会参加车展,这也是小鹏汽车第一次参加大型车展。在他看来,快慢之道,慢就是快。同行交付的首批车中或多或少地出现了一些小小的问题,而小鹏汽车的第一代车全部由内部人士来开,经历了累计10万个小时、每个月50万公里的考验,为小鹏G3大规模进入市场做了充分验证和准备。在他看来,这才是“真正的驾驶测试”。

他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这么做的目的,是“不让消费者做造车新势力的首批用户,期望通过更多的迭代和磨合,交付更好品质和差异化的高智能纯电动汽车”。

时间才是最贵的成本

何小鹏相信磨刀不误砍柴工,但在李斌看来,时间才是最贵的成本,“一个月至少值10个亿”。这是他从一开始就想清楚的一件事。

自2014年成立以来,蔚来汽车就踏上了一路狂奔的发展之路。2015年决定在南京建设试制线,光设备就投入近两亿元,同时安排了4支团队做电机的研发。2016年4月开始了ES8 Mule car的测试,一年后第一辆试制车正式下线。那是在2017年的5月13日,蔚来一天都没有耽误,马不停蹄地安排来自江淮汽车的一线工人用这条试制线做所有后续车的试装、工艺验证及培训。

最让李斌欣慰的是,在这个过程中,蔚来“多花了一些钱,但时间抢回来了”。

在11月17日举办的2018中国汽车经销商高峰论坛上,李斌透露,蔚来截至10月底已在全国交付近5000台ES8,比特斯拉Model S刚卖的时候要快不少。“这也是中国品牌有史以来,我相信没有做到过的,50多万的车卖了几千台。”此外,蔚来已拥有12个蔚来中心,在全国成立了46个城市公司,拥有18个换电站的京港澳高速换电网络也已正式落成。

先把产品拿出来,再不停地改进,这是李斌的造车逻辑,也是他眼中的市场新规律。在他看来,“谁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和意识就会死”,因为“3年后谁给我钱?市场也不给我机会”。

一路狂奔的蔚来的确遭遇了不少障碍。ES8被吐槽能耗大、交付慢、电池续航能力不足,稳定性也不尽如人意,甚至有媒体评价蔚来ES8“是一辆根本就没造完就急匆匆上市交付给消费者的车,一辆行业罕见的赶鸭子上架的半成品车”。李斌则回应称,没有谁生来完美,也永远没有谁能达到完美的效果,拥有底层进化能力的蔚来“知道自己会变得越来越好”。

蔚来对时间的担忧和焦虑不无道理。在汽车研发制造领域优势明显的传统车企已经蓄势待发,留给造车新势力的时间不多了。

乘联会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0月北汽新能源和比亚迪汽车两强争霸,分别卖出2.55万辆和2.48万辆。华泰、江淮、江铃的新能源车型也表现不错,月销量均达到5000辆以上。合资品牌中的上汽通用五菱和华晨宝马的新能源车型,10月也分别售出3126辆和2827辆。

11月13日,广州车展前夕,电咖汽车旗下高端品牌ENOVATE首款量产车型ME7正式亮相并开放首订,计划将于2019年上海车展开始预售,2019年下半年正式交付。ENOVATE的绍兴生产基地也将于明年上半年建成,一期产能将达到每年6万辆,总设计产能每年18万辆。

汉腾汽车在广州车展上宣布旗下新款SUV车型汉腾X5 EV正式上市,“三擎四驱智能SUV”汉腾X7 PHEV及首款纯电动轿车也同台亮相。

在广州车展1.1号馆的广汽Honda展台上,最大续航里程高达842 公里的本田CLARITY和理念VE-1纯电动车格外引人瞩目,后者将于2018年12月正式投产。

对于还没进入市场的小鹏汽车 们,越晚进入,市场红海的厮杀就越激烈。如今首款量产车型上市在即,小鹏汽车做好准备了吗?

为“拼多多用户”造车?

关于那次带着玩笑意味的赌约,何小鹏在最近的公开信中做了个总结:“企业间的交付赌约,无论输赢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们要从消费者的利益出发,让消费者相信,中国的新造车企业有能力做好车的品质和交付服务。”

赌约定下那天,小鹏汽车的天使投资人、YY创始人李学凌在何小鹏的朋友圈中留下一段意味深长的评论:在中国搞电动汽车,要瞄准拼多多的典型用户才能赢得竞争;别盯着城市白领去造车,而要为“拼多多用户”们造车,所谓得屌丝者得天下。

为“拼多多用户”们造车的言论令外界议论纷纷。不过,小鹏汽车的自我定位确实是“造老百姓买得起的车”。何小鹏不愿意一味快跑,也反对新企业从一开始就做理想化的产品,因为“愿望是好的,能力是无法达到的”。

不同于蔚来汽车选择了成本和难度更高的全铝车身,小鹏汽车G3使用钢铝架构,整车重量近1.6吨,“工艺和成本完全可控”。电池则在借鉴特斯拉的基础上开发了XPeng水冷电池包技术,“安全且性价比很好”。在有把握的领域小鹏汽车也进行了大胆创新,包括自由泊车功能、可升降的车顶摄像头等。

蔚来砸钱抢时间,小鹏“不敢跑太快”,造车新势力快慢之间难取舍


这让小鹏汽车“品质更可控”,同时也意味着它的成本更可控。蔚来ES8基准版44.8万元起,即使是价格相对亲民的理想智造ONE,预计售价也在30万元以上,11月16日特斯拉刚刚公布了Model 3中国区售价58.8万元起。相比之下,小鹏汽车补贴前20万元起的售价,显得十分接地气。

此外,小鹏汽车还将逐步推出多项金融、保险服务政策,购车最低首付一折起。今年12月12日之前(含12日)下定的订单,只要在发布会后的规定时间内签完购车协议,小鹏汽车都保证车主可享受2018年的国地补政策。

作为唯一参加“剁手狂欢节”的新造车企业,小鹏汽车的定价策略在今年双十一经历了第一波考验。自小鹏汽车天猫旗舰店11月1日开业以来,截至11月11日24:00,到店独立访客39.5万,积累粉丝29.1万,收获订单146例。

在广州车展上,小鹏汽车公布了用户服务运营体系“鹏友+”计划。在购车服务方面,小鹏汽车将一改传统的4S店销售模式,采用线上+线下的销售网络布局,目前线上天猫旗舰店已经开始运营。据统计,自小鹏汽车天猫旗舰店11月1日开业以来,截至11月11日24:00,到店独立访客39.5万,积累粉丝29.1万,收获订单146例,并位列纯电动车销量榜前三。同时线下体验店也在快速扩建。

何小鹏承诺,小鹏汽车将于2019年春节前,在北上广杭深等11个城市城市开拓15家直营店,2019年计划在近30个城市开启近70家线下直营店,承诺所有直营店价格统一,客户体验一致。同时还将实现销售城市100%售后服务覆盖,为车主提供远程智能诊断、免费代步车、移动服务车、上门取送车等服务。

关于新能源汽车用户普遍关心的里程焦虑问题,何小鹏认为,在两三年内新能源汽车续航将达到一个稳定的数值,纯电动车455公里,混合动力车555公里,并停止继续增长。因此最重要的不是增加里程,而是如何充电。对此,小鹏汽车提出的解决方案,是自建自营的超级充电站。

蔚来砸钱抢时间,小鹏“不敢跑太快”,造车新势力快慢之间难取舍


作为国内造车新势力中第一个铺设超级充电站的企业,小鹏汽车首批超充站将覆盖广州、北京、深圳、上海、杭州、武汉及珠三角地区。超充站配备智能地锁,通过APP自动解锁,避免车位被占;同时配备90千瓦充电功率,30分钟最高可续航200公里,40分钟充满80%的电。小鹏汽车承诺,2018年在十多个一、二线城市完成签约100个超充站,2018年底接入10万个第三方充电桩,2019年在近30个城市投入运营近200座超充站,未来3年签约1000座超充站。届时,社会充电、家庭充电和超充站,将组成一个超大神经网络,为用户服务。

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夏珩表示:“小鹏汽车求质不求量,我们一定会在今年交付,对具体数量没有要求,但明年会交付几万台。”此外,小鹏明年还将推出第二款车型B3。

在不久前的GGV 变革+大会上,何小鹏表示,今天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复合成长大概50%-65%之间,今年新能源汽车销售量大约100万台。他预计到2020年中期,新能源车销量将达到300万辆甚至更多。从全球来看,去年的造车企业总收入1700亿美元,加上人员和售后可以达到6万亿美元左右的市场规模。

面对这样一个庞大的市场,何小鹏相信,只要稳扎稳打,小鹏汽车将在中国乃至世界成长为一个巨无霸企业。

李斌希望到明年年底,能给自己打80分。何小鹏的愿景,则是“从不到50分做到85分甚至90分”。但双方至少有一点能达成共识: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的造车新势力中,只有一部分能熬过去、活下来。

蔚来与小鹏的赌局谁能胜出,一个多月后答案就能分晓。但造车新势力如何在快慢之间平衡,却不是个简单的问题。谁能笑到最后,唯有时间才能回答。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