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经济体愈竞争愈有竞争力

42

这些年来,发展经济学家一直十分疑惑,为何长期下来某些新兴经济体的表现,远胜过其它新兴经济体。我们最新的研究探讨了这项议题,发现一个过去的研究未曾著重的因素:在表现最佳的新兴经济体里,可以发现一种常常十分竞争的动态情况,也就是一种竞争心态,这种心态孕育了新一代的企业,它们生产力高、身经百战,一心成为全球龙头。

QQ图片20180506095020.png


这项发现可能和一般人的直觉想法不同:许多新兴经济体不都是在培育自己国家的龙头企业,并保护它们免于竞争吗?从我们的研究发现,简单来说,答案就是否定的。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新兴市场里表现最佳的企业,比在先进经济体(包括美国和英国)里的企业更有竞争力。


我们的研究检视了71个新兴经济体,分别找出在过去五十及二十年间国内生产毛额(GDP)快速且稳定成长的18个经济体,除了有些不出意料的亚洲国家(中国、南韩、新加坡),也包括一些比较没那么明显的国家,如衣索比亚和越南。


我们进一步检视这些国家的过往表现,发现这18个「表现特别优异」的国家当中,营收超过五亿美元的大型企业家数,是经体规模类似国家的两倍。相较于只有少数大型企业的国家,大型企业较多就表示收益能分布得更平均(相较于只有几家大型企业的国家),但也表示国内的竞争更激烈。确实,在那些表现优异新兴国家内的众多企业,想要冲上并维持龙头地位的难度要高得多。在2001到2005年之间在产生经济获利方面的表现居于前20%的企业,超过半数在十年后(2010到2015年间)被踢下领先地位。相较之下,在高收入经济体内,平均有62%的既有企业在同样那十年期间,维持前20%的地位。在美国的这个数字是68%,英国则是76%。


我们在七个国家所做的调查中,也发现一些令人讶异的现象。表现最佳的新兴市场企业,比先进经济体的企业更积极创新:它们56%的营收来自新产品及服务,相较之下,先进经济体中的企业只有48%。这些新兴市场企业的投资是先进经济体中同侪企业的几乎两倍(根据资本支出与折旧的比率来计算)。而且,它们投资的行动也更加灵活:它们做出重要投资决策的速度平均快了六至八周,或是说,决策所需时间少了大约30%到40%。


此外,若用股市分析师或投资人喜爱采用的指标「总股东报酬率」来看,这些企业也同样表现较佳。从2014到2016年,在表现最佳的经济体中前20%的企业,创造的总股东报酬率平均为23%;相较之下,高收入国家前20%企业的总股东报酬率只有15 %。


新兴市场企业的崛起,在《财星》全球五百大企业之类的排名中也十分明显;那些企业当中有超过160家是在2000年之后才进入榜单。虽然在2016年,新兴市场企业占全球企业总营收及净利的比率约25%,但在2005到2016年间所有大型上市公司的总营收及净利当中,它们有高得不成比例的贡献,占了40%。


这些发现为所有经济体都带来一些启示,而不仅适用于新兴经济体。允许、甚至鼓励国内竞争,不仅有益于那些存活下来的企业,也对整体经济有益。在表现优异经济体中成功的大型企业,就像是变革的催化剂,透过投资和培养供应商的能力来促成变革。其中许多供应商都是中小企业,生产力往往不如大型企业,但对就业市场十分重要。竞争力强的较大型企业,把中小企业带进它们的生态系统之中,以便把管理及营运的最佳实务带入中小企业,并能加速和鼓励它们采用新科技。


虽然我们研究发现企业层级的创新程度很高,但也发现政策的影响力不容小觑。在表现优异的新兴经济体中,政府和民间合作订出发展项目,也对成长设有合理的规定和限制。确实,有些政府提供财务协助或其他协助给年轻的企业,目标是帮助它们成长,过去南韩和新加坡就这么做的。然而,在这套方式最成功的地方,这类支持是有时间限制的,而且目标明确。更广大的目标,是让各家企业、进而让整体经济,都变得更具竞争力。


从这些国家的生产力纪录,就能清楚看到这种情形。我们把1965到2012年间经济的总生产力成长分拆成35种产业,包括15种制造业、二十种服务业。我们发现,在大多数表现优异的经济体当中,长期成长绝大多数都是由个别产业内部的生产力成长所推动,而不是靠着许多产业组合的成长。换句话说,成功的关键不在于找出正确的产业组合,而是要找出竞争优势的来源,然后持续促成这些产业内部的生产力成长。


从这项发现也可看出,竞争的动态很关键,在这方面做得好的国家,就能繁荣兴盛。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