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叔》的评价怎么样 骗婚还出轨为什么需要他

受疫情影响,今年的 香港电影金像奖 取消了实体颁奖典礼。除了大杀四方的《少年的你》,几乎没能炸出太大水花。 最…

受疫情影响,今年的 香港电影金像奖 取消了实体颁奖典礼。除了大杀四方的《少年的你》,几乎没能炸出太大水花。

最近,待已久的一部获奖影片终于出了资源:导演杨曜恺指导的冷门佳作,《叔·叔》。

70岁高龄的男演员太保,凭借此片击败人见人爱的四字弟弟,一举斩获 金像奖影帝

本届 金像奖最佳女配角 区嘉雯,也诞生于此:

除此之外,“金像8提2中”,“成功入围釜山影展、柏林影展”的佳绩,也足够为它正名。

《叔·叔》被称为“今年最好看的香港独立电影”。

豆瓣评分7.6,不低,口碑却有点两极。

有人对它赞不绝口:

“华语同志电影的切入视角已经从‘面对自己’、‘面对父母’过渡到了‘面对家庭’、‘面对社会’,主题越来越具有社会性和思辨性…这些垂暮老者风轻云淡的一句‘我什么时候能做自己’,问得人振聋发聩!”

也有人狠批它三观不正:

“嗯现实很残酷,嗯这个群体受到不公平对待,嗯应该有人多了解理解他们。但还是忍不住发出一声疑惑:难道那些男同志背后无数个被骗婚骗子宫的背景板同妻不是最惨的?!电影很写实,同性恋也无错,那她们受的委屈、伤害谁了解了理解了?歌颂自由与平等时,请看看受众。”

电影引起的争议,终究还是要回归电影。

老规矩,心平气和坐下来,尽量不剧透地聊聊片儿。

骗婚还出轨?

这渣男我不想跟风骂

——- 我是人物简介分割线 ——-

柏(太保饰)

70岁,一名普普通通的的士老司机。

年轻时,他从内地移居香港。

打拼多年,在业内德高望重:

柏的妻子名叫清,65岁。

他们结婚超过40年,膝下育有一子一女。

老俩口兢兢业业了大半辈子,是老一辈香港人勤奋向上、传统幸福家庭的模样:

但儿孙满堂的幸福生活,不过是一场精心编织的美好泡沫,天性敏感的妻子又怎会觉察不到?

饭桌上的走神,丈夫的习惯性失眠,每晚的同床异梦,出现在女儿婚礼上的陌生男人…

不忍戳穿他的谎言,她猜忌、不安、害怕又无奈。

海(袁富华饰)

65岁,已经退休的单亲爸爸。

早年间,妻子不满海对她的冷落,离他而去。

海一个人辛苦将儿子永拉扯长大,父子俩相依为命。

但父亲心中深藏多年的秘密,让他跟儿子之间生出罅隙。虽然跟儿子、儿媳、孙女住在同一屋檐下,海却很少感受到家的温暖。

永会因为父亲在女儿面前说错一句话,就表情严肃的训斥他:

会嫌弃父亲不洗手,就喂女儿吃甜品:

会因为对小孩的养育方式意见相左,发生争执:

“我告诉过你了,小孩晚上不能吃甜品”

父亲外出联系不上,一家人不是担心他的安危,而是没有等他早早开了饭。

老爸回来,儿子见面劈头盖脸地责备:“你怎么不接电话?”

幸好,弱小、无助、又可怜的海叔,在人生的最后一段,跟他命中注定的那个人相遇了…

柏和海,是深藏在柜里多年的男同性恋。

曾经最令他们骄傲的,是各自努力组建的家庭。

人生暮年,情欲和自由的诱惑,世俗和道德压力,像潮水一般像两人袭来。

柏和海必须在“追求内心真正的渴望”与“被社会接受、认可的幸福家庭生活”中做出选择…

——- 我是观后感分割线 ——-

说说蝉主跟朋友一起看完这部电影的感受。

蝉主:“又甜又虐,配乐满分,细腻。”

蝉友:“两个叔的床戏拍得竟毫不色情、毫不猥琐,出乎意料。”

《叔·叔》就像香港街头一家不起眼茶餐厅里,那杯最地道的鸳鸯:苦涩中夹着一丝甜,真实又接地气。

“苏大强”们出轨、约会的方式也很直接,不是在公园厕所里偷看别人嘘嘘:

就是在搭上话后,问一句:“要不要进去?(厕所)”

海叔:为啥不能先从朋友做起?

柏叔:呵,下次吧。

C.“我们时常感到春风沉醉,却忘了仍在夜里。”

明明两个人都糙着一张脸,却被摇摇晃晃的镜头,记录下眉宇间的妩媚。

是娄烨那部直接将秦昊送上影帝预备席的“禁片”?

D.“不行,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还是最好年华的哥哥、中国电影的高光时刻?

这些大放异彩的同志电影,有个共性。

主角风华绝代,故事荡气回肠。

而《叔·叔》无疑是一个异类。

那两具风烛残年的躯体,没有光洁的皮肤,只有纵横交错的沟壑。

没有轰轰烈烈的情节,却仅凭人物平静的眼神交流,简单的一蔬一饭,克制的肌肤之亲,就细腻地勾勒出他们晚年生活的困顿。

这样一部好电影,拍起来却太不容易。

选角时,屡屡碰壁。

很少人知道:在香港,拍电影是没有选角导演的。

演警察的就老被找去演警察,演恶人的就老被找去演恶人,演员容易被定型。

60+的男同性恋,史无前例。

这回,导演杨曜恺亲自挑选演员。

他打趣说:“真的非常困难,我一生中没有被那么多男人拒绝过。”

同志导演杨曜恺

电影里,柏70岁,海65岁。

在香港,这个年龄段还在拍戏的男演员,几乎都是武打戏出身。保守、传统,本身也极少接触到这类题材的电影。

杨导说:“我找过很多武打演员,他们都说有兴趣,却拒绝亲密戏、吻戏或裸上身…这是这部电影中很重要的元素,所以他们就无法拍这类型电影了。”

前前后后,找过不下120个人:包括电影演员、电视演员、电台的、连旁白配音演员都找过了。同志名导关锦鹏也帮忙找过演员,但得到的回应总是寥寥。

最后定下来的两位叔叔,也的确是百里挑一。

拍摄时,一度尴尬。

亲密戏,没有人能天然入戏,更何况是两个钢铁直男。但老戏骨身上丰富的表演经验,让他们越演越松弛,很快地融入角色:

“身体上的接触是比较难,但就像是武打片、歌舞片,一个步骤一个步骤练习,慢慢习惯以后,就可以投入更多情感。”

值得一提的是,李银河在《同性恋亚文化》里,记录过她的研究:

“公厕、夜晚的公园、公共澡堂;上世纪,迫于世俗压力和传统观念,大部分男同会选择妻子生子,瞒着家人在空闲时候去上述几个地点排遣寂寞。”

而她这些细致入微的洞察,都在这部电影里被真实、生动地再现:

洗荤澡的戏

三观不正的“渣男”,

为什么需要他?

《叔·叔》的确是个骗婚、出轨的“渣男”。

但蝉主不想跟风骂。

因为整部电影的价值和意义,不该被所谓的世俗认可的“正确三观”否定。

它谈论复杂的人性、克制的情欲:

却不落俗套,谈论更深层次的东西——

追求本心,还是恪守社会认定的普世幸福?

导演曾经采访过一位结婚生子多年的老先生:

“你一生没有出柜,会不会后悔?”

但对方却告诉他:

”我孑然一身从大陆偷渡香港,现在有了家庭与小孩,生活无忧,我觉得自己的人生是个成功案例。”

这段故事让海归做派的导演开始反思:多年来,自己都用西方的眼光去审视这些人,觉得他们很可怜,但他们并不这么认为。

对很多年长者来说,做不做自己并不重要。

活得好一点,维持自己的社会地位,对妻子、子女、家庭,尽自己最大的本分更重要。

它还向社会提出“创办同性恋养老院”的建议。

男主角之一的袁富华说:

“这不仅是一部同性题材的电影,更是一部关于人的电影。不仅涉及了家庭成员、社会以及宗教之间彼此交互影响的关系,更是突破性地提及到了同性养老院的问题。”

《叔·叔》挨骂,因为他太敏感、太禁忌了。

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避而不谈、谩骂抨击,并不会改善现实生活中同性恋者作为社会边缘人的现状,更无益于帮助那些被欺骗了一辈子的同妻。

Love is a force of nature.

No matter who you are.

爱是与生俱来的力量。

不论性别、肤色、宗教、信仰…

多一分尊重和理解,少一分冷漠和歧视。

关于作者: wapbaike

关注你所关注的娱乐事 在百科读懂娱乐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